故事首頁 > 警事 > 故事
別樣教官 不一樣的“警”色
2019-12-23 09:22 | 來源:河南省公安廳網站 | 作者:彭天增
  教官這個稱謂,給人的感覺沉穩威嚴,警務戰術教官,就更令人生敬生畏。中原警營有這樣一群人,他們既是身懷絕技的基層實戰警察,也是默默耕耘在訓練戰線上的警務實戰教官。他們以自身過硬的實戰能力,傳從警之道,授強警之業,解為警之惑。他們從警隊走出,反過來又為警隊服務,在社會治安保衛的最前沿,辛勤耕耘、默默奉獻,立下了汗馬功勞。
  河南省內第一“悍匪”
  桂斌,有河南省第一“悍匪”的稱號,說起這個令人生畏的綽號,還要從2013年送教下基層說起,這一年桂斌前往省內十幾個縣市公安局授課,在模擬情景再現的實戰案例演練中,他經常扮演彪悍的“劫匪”與民警對抗,盡管穿著防護服,但身上還偶爾被真槍射出的標記彈打中,老是青一塊紫一塊的,他“彪悍狡猾”的頑抗,往往使參考的民警失分,所以省內第一“悍匪”的稱號不脛而走。
  桂斌1991年入警,那時的他就對槍械特感興趣,湊巧的是與河南省的槍械大王李文正在同一個單位,近水樓臺的桂斌從前輩那里學到不少東西,這也為他日后成為一名專職教官打下了堅實的基礎。2005年他成為一名真正的教官,他的“槍械課”幾乎成了一張名片,學員們愛聽還愛發問,因為在實戰中使用槍械的概率畢竟不高,這在基層單位普遍是個弱項,但這門警務技能又特別重要,一旦遇到暴力犯罪或一些突發的惡性案件,用槍是唯一制止犯罪平息事態的有效手段。
  也可能是職業的關系,接觸到不少民警實戰中的案例,有的因執法不規范,造成嚴重后果被追究,還有就是不懂得有效的安全防護,而受到暴徒的突襲,致傷致殘甚至搭上性命,想到這些桂斌總感到有一種責任在催促著他。他常說:“如果不把自己掌握的技能傳授給每一名民警,對于一名教官與其說是失職,倒不如說是罪過。”
  “躍龍你走,咱們誰也別回頭”
  史躍龍,2005年警校畢業后就進入警察隊伍,也是鄭州市公安局聘任的第一批警務技能教官。
  史躍龍對規范使用警械很有研究,特別是對使用鋼叉、盾牌、槍棍,如何應對刀斧砍殺更有見地,他經常送教到卡點。新中國成立70周年大慶安保期間,史躍龍巡查到鄭州市北大門的一處檢查點,一眼就看到抓捕器械擺放在臨時設置的工作臺外側,這樣如有犯罪嫌疑人感覺身份暴露,首先就會拿到警械襲擊民警,后果會相當嚴重。
  2017年,史躍龍受公安部委派,前往新疆阿克蘇地區的溫宿縣送教,這里是高寒高海拔地區,他一待就是三個多月。史躍龍踏遍了溫宿的山山水水,足跡遍布縣轄的48處派出所、警務站、檢查點。史躍龍每到一處都要與當地民警輔警圍在一起,邊講邊做動作邊回答問題,甚至當場就因地制宜,設置堵截抓捕現場,分甲乙雙方展開對抗,這樣就更能收到實戰效果。臨離開阿克蘇時,溫宿縣局的領導親自到機場為史躍龍送行,雙方緊緊地擁抱在一起,最后縣局的楊主任說:“小史你走吧,咱們誰也別回頭,誰也別回頭啊。”
  在鄭州警界史躍龍也是一條漢子,他曾在鄭州火車站廣場生擒持刀殺害一名城管隊員的兇手,在居民樓內他冒死解救過人質,曾持槍擊斃過正在對路人瘋狂撕咬的藏獒,他還榮立過一等戰功。早在“5·12”汶川地震時,史躍龍代表鄭州特警奔赴災區,從瓦礫中尋找幸存者,在岷江渡口轉運救災物資,日以繼夜連軸轉,兩次突然昏厥暈倒在岷江渡口。他歷年獲得的獎章、紅本本摞起來有一尺多高。
  “媽真想再領養一個閨女”
  張潘,2012年進入公安隊伍,從小就有警察夢,入警接觸到實戰訓練后立即產生了興趣,2015年她作為年齡最小且又是唯一的女性參加教官培訓,成為一名名正言順的兼職小教官。
  當時她所在的派出所,民警接處警普遍存有僥幸心理,因為平日多是處理一些糾紛,但警情復雜多變,萬一遇到暴力抗法,肯定要吃大虧。張潘積極向所長建議,由她親自來挑頭,為全所民警傳授規范警務,幾個月下來警隊的面貌大為改觀。
  年初省公安廳有一個“校局”合作方案,擬選派優秀的實戰教官進駐警校,完成為期一年的支教,張潘榜上有名。幾年前張潘就是從這所學校畢業,今天她竟作為實戰教官返回母校,昔日的莘莘學子,今天的戰術教官,張潘的每一節課她都要認真準備,學生們提出的任何問題,她都給出標準答案。她和學生們站在一起還像個學生,經常會有辯論爭執,她從不居高臨下,所以同學們叫老師的少叫學姐的多。
  張潘的家在禹州,雖然離家只有一小時的車程,但幾個月也回不去一趟,家中就她這么一個女兒,母親和她總有說不完的話,母親曾對她說很想再抱養一個小女孩,張潘起初沒理解,但母親說多了她才感覺到,自己長大成人跨出家門就走了,可是母親卻時時都在忍受著母女分離的寂寞。去年,母親珍藏個小本子,上面沒寫一個字,只是像刀刻一樣畫了19道,張潘無意中翻看到這個小本子,覺得奇怪就問母親,原來是去年一年她在家住的天數。
  張潘已步入而立之年,但婚姻問題幾乎沒時間考慮,母親很是著急。“閨女,我這幾年參加過不少婚禮,人家孩子爹娘在婚宴上講的話我也記好多,我早就編好你出嫁時的詞了。娘念給你聽聽……”聽了母親這番話,張潘心里也很不好受,她懂得母親的心思,而自己卻在事業上迅跑,雖然兩者并不矛盾,張潘有時也在心里默默地念叨,讓美好的姻緣從天而降吧。
  從交警隊里走出來的教官
  郭延賓,一名普通的交警,剛入警時就對警務技能有著濃厚的興趣,不過當時他還局限于崗組幾個人之間的交流。但在一次夜間出警中遇到的險情,對他有了不小的觸動。那是在一起事故現場,他驅車趕到事發地點,大遠就聽到事故車內傳出哭聲,他的第一反應是救人。正在他全力施救時,更可怕的事故發生了,他的身后突然沖過來一輛中巴貨車,瞬間將他停在路邊的警車撞下路基,緊接著中巴車也側翻到了路邊溝里,事后得知中巴車司機疲勞駕駛,如果沒有警車做屏障,郭延賓肯定完了。
  這次歷險教訓太深了,交警的執法規范明文規定,夜間出事故現場先要擺放反光錐,出警車輛要與事故車同向擺放,還要拉開距離使警燈閃爍,書本上雖是簡單的幾行字,但那是保命的呀。從此,規范執法刻在了郭延斌的腦子里,他不但自己規范,和同事們也時時講規范。規范就是必須按程序辦,按程序辦環節就多,環節多了就麻煩,有個別民警養成一種惰性,你說規范他說你太認真,你說為了安全,他說不會那么巧,但郭延賓張口閉口還是講規范。
  2015年,郭延賓成了兼職小教官,有了“名分”的他更加努力認真,除了干好分內的活兒,他滿腦子都是規范、考核、教案、器械、實戰等字眼。2016年公安部交管局組織全國警務技能選拔賽,郭延賓沉著應戰過關斬將取得優良名次,2017年,省公安廳面向全省選拔警務實戰教官,郭延賓以扎實的功底輕松當選。
  做了教官后的郭延賓每年都前往省內各地市縣送教,很多基層民警與他建立了微信,隨時都會有人向他討教,還有不少是在執法現場遇到了難題,當場與他聯系互動。出了名后郭延賓異常繁忙,2016年夏末,他受公安部交管局之邀,巡回全國三省九市送教上門,三個月多的活動結束后,他受到公安部的通報表彰,當時他妻子已身懷六甲,返回家中的當天晚上,寶貝兒子呱呱墜地。
  2018年,郭延斌受公安部邀請,前往武漢基地為全國交警系統的警務實戰教官授課。今年他又受邀前往深圳,參加公安部交管局擬下發的“全國交警與輔警安全防護規定”的最后評審,他針對實戰提出的修改增補意見均被采納。
  今年,對于鄭州公安來說是最為緊張繁忙的一年,第11屆 全國少數民族傳統體育運動會”“新中國成立70周年大慶”安保,郭延賓又一次臨危受命,首先要對鄭州市5000余名交警輔警輪訓一遍,為了輪訓的質量他有針對性地選材書寫教案,自己動手制作教學片,有室內的正規授課,有親自到卡點送教,有實戰模擬的演練,有單一手把手的傳授,內容涵蓋交警執勤執法安全防護、交通安全保障、警務實戰技能、民族禮儀、宗教風俗、法制保障等。
  郭延賓,從一名普通的交警,成為一個享譽全國警界的教官,有他對公安工作的鉆研與熱愛,更有他對理想信念的正確定位,這就是對黨和人民的無限忠誠,他說脫離了這個母體,就很難收獲到這樣的成就。
  槍響后,暴徒倒在了他的身上
  李亞偉,個子修長、身材勻稱,一名無堅不摧的特警隊員。讓他名聲大噪的還是2015年的“9·7”案件,一名暴徒手持砍刀在鄭州市區見人就砍,先是劫持了一輛出租車,轄區派出所接到報警先期趕到,將出租車截停,誰知當兩名民警上前拉開車門時,暴徒突然下車揮刀就砍,致使兩名民警受傷。這時,特警支隊李亞偉與同事們也趕到現場,當時持刀暴徒距李亞偉不足十米,他快速出槍對著暴徒,令他立即放下兇器,殺紅了眼的暴徒揮刀直撲李亞偉,十余米的距離兩個跨步就逼近了李亞偉,因暴徒來勢兇猛動作極快,明晃晃的長刀已經照著李亞偉劈來,這時槍響了,暴徒被一槍斃命,倒在了李亞偉身上。
  李亞偉2005年入警,他身體素質好動作麻利,一開始就被當做重點業務骨干培養,入警三年他就獲得“神槍手”比賽河南賽區第一名,2013年他代表河南參加了中部協作區特警比武,獲得突擊攻堅第一名。更值得驕傲的是公安部與中央電視臺聯合攝制的《警察特訓營》,從全國7000余名報名民警中,海選28位警界精英組成了7支戰隊,最終李亞偉率領的戰隊,獲得央視《警察特訓營》冠軍。
  有了絕技在身,李亞偉把學到的知識耐心地傳授給隊友,由于他實戰經驗豐富,送教的質量也在提高,他不但走出本單位,還代表省公安廳、公安部在全國范圍內送教。如今進入而立之年的他,還蘊藏著極大的潛力,公安隊伍的正規化建設,正是伴隨著這些熱血青年對事業的執著追求在不斷發展完善著。
七星彩开奖结果